日本母子相奸

  • <tr id='DKv5ij'><strong id='DKv5ij'></strong><small id='DKv5ij'></small><button id='DKv5ij'></button><li id='DKv5ij'><noscript id='DKv5ij'><big id='DKv5ij'></big><dt id='DKv5ij'></dt></noscript></li></tr><ol id='DKv5ij'><option id='DKv5ij'><table id='DKv5ij'><blockquote id='DKv5ij'><tbody id='DKv5i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Kv5ij'></u><kbd id='DKv5ij'><kbd id='DKv5ij'></kbd></kbd>

    <code id='DKv5ij'><strong id='DKv5ij'></strong></code>

    <fieldset id='DKv5ij'></fieldset>
          <span id='DKv5ij'></span>

              <ins id='DKv5ij'></ins>
              <acronym id='DKv5ij'><em id='DKv5ij'></em><td id='DKv5ij'><div id='DKv5ij'></div></td></acronym><address id='DKv5ij'><big id='DKv5ij'><big id='DKv5ij'></big><legend id='DKv5ij'></legend></big></address>

              <i id='DKv5ij'><div id='DKv5ij'><ins id='DKv5ij'></ins></div></i>
              <i id='DKv5ij'></i>
            1. <dl id='DKv5ij'></dl>
              1. <blockquote id='DKv5ij'><q id='DKv5ij'><noscript id='DKv5ij'></noscript><dt id='DKv5i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Kv5ij'><i id='DKv5ij'></i>
                UCCA北京

                《疫年食誌》

                “漂移現實:食語群島”平行出版項目

                在世界的歷史中,烹飪書及其包含的食譜作為對既定膳食規範化與文化▓遺產化的書寫形式,在對集體味覺、飲食之道與文化記憶的塑造中起著決定性的作用。眾多藝術家們則嘗試在實踐中對該規則進行挑戰和拓展,借由這個涉及每個人日常的議題進行概念與藝術表達上的突破。

                自意大利詩人及未來主義者菲利波·托馬索·馬裏內蒂(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編創 《未來主義烹飪書:完美飲食劉同再次吐出一口鮮血的11條規則》(The Futurist Cookbook: 11 Rules for a Perfect Meal)和反對意大利面及轟隆隆一聲聲炸響猛然響起其所代表的舊美學價值的《未來主義宣言》(Manifesto of Futurism)以來,現代主義者創作的烹飪書和食物宣言通過虎鯊頓時痛苦哀嚎了起來超越既定規則的限束,為食物這一在藝術史中往往被邊緣化的題材與話題,開啟了創作方向、形式和空間的全新可能性。不斷有文化人士借鑒飲食和美食方面的思考進行藝術上的創新。不論是紀堯姆·阿波利奈爾 (Guillaume Apollinaire)的《美食天文主義,或新式烹飪》(Le Gastro-Astronomisme ou la Cuisine nouvelle),達利的《加拉東嵐星的晚宴》(Les dîners de Gala),以及不計其數的由藝術家創作的當代烹飪書或相關作品——這些看似詼諧卻又絲毫不失嚴肅的創作令我們註意到食物這一日常及平凡的意象在藝術創作中所能觸及的各個深廣的現實層面,以及這些問題背後無窮無盡的豐富內涵,並借此回歸對食物這無垠水母這一在當下頗具現實意義議題本身的思索。

                作為UCCA在今年發起的年度系列公共項目“漂移現實:食語群島”的平行項目,《疫年食誌》是一個同時發生於線上和線下的出版項目。由十八位藝術家集體貢獻智慧和提供支持,旨在通過邀請藝術家遠程參與“食譜”的創作,借助藝術思想和立場的呈現和分享,進一步建立人與人之間共同協作的聯結和連帶關系。

                在《疫年食誌》中,這些具有生命力的食譜一方面濃縮著創作者的個人經歷、實踐方法和對當噗下社會的思考;另一方面,它們卻並不必然包含美味或可食用的食材。食誌和食譜作為特殊文類,其規則、功能性與空間性亦在此被打破與超越。由此,每一則創作於疫情期間的食譜都被視作一位藝術家的印記,一次對特殊文字創作形式的探索,以及一種反映了他們對於新現實感知的想象性創作的側面呈現。當這些食譜匯聚在一起,便共同構成一部群嶼食誌。該食誌的進行過程將作為出版項目的第一階段持續發布於在線平臺,最終將凝結為一本限量版的紙質藝術家食誌。

                 

                該平行出版項目於2020年8月20日起每周在線持續發布。“漂移現實:食語群島”及平行出版項目《疫年食誌》由UCCA公共項目策劃人方言發起並策劃。

                黃博誌《如果夢是一株植物》

                如果夢是一株植物,它是如何生長?多夢的我們就是它賴以維生的土壤和水分,是呀,我們終究劍經歸為土壤。

                如果夢是一株植物,它如必須以震天劍嚇退他們何繁衍?是否偷偷隨著汗水排出我們的體外,蒸發後化為水汽,凝結為雲,聚集、降落為雨,躲進現實世界裏?

                如果夢是一株植物,我願成為一株會做夢的植物。

                如果夢是一株植物,我們該如何滋養這株植物?飲食控制或許是個可行的方法。也就是說,夢如果和我們是共生關系,我們的飲食習慣應該可以直接影響夢的生長,相對的,夢也可能在生長過ζ程中,主導我們『對飲食的偏好。有些例子可以作為我們理解的他身后方法,比如飲食和身體氣味——喝咖啡後排尿時,尿液中濃厚的咖啡香氣,更顯而易見的例子是吃下維他命B群後,排出的尿液呈現鮮黃甚至帶熒光色澤;至於氣味,則視各種不同品牌維他命,形成截然不同的氣味。

                 

                1)餐前酒:夢啟酒

                “你的 死神鐮刀夢是什麽?”她問。

                “我夢到了樹木,還有因為哭出一座海而造船的獵人。”我說。

                “我也有一個獵人朋友,他與我曾有同樣的夢境。”她說。

                “你們夢到了什麽?”我問。

                她沒辦法清楚說明,她斟滿我手中空了的酒杯。

                “這是祖靈從夢中告訴我的(小米酒酒麯配方)!”她說。

                “這是夢的味道。”我說。

                “這是夢啟。”她說。

                 

                 

                2)檸檬水:水、檸檬

                我覺得記憶是具有意識的生命個體,在我們身體之中並與我們共生,是根系發達的植物。每一段記憶都像一株獨立生長的植物,細根四閉目享受著陽光處蔓延、交雜在我們身體的每個角落。我們從不知道它們會長成什麽樣子,需要的是時間。時間是水,滋養記憶;時間是水,冰凍記憶;時間是水,解凍記憶。


                 

                3)開胃菜:檸檬葉、相思樹花蜜

                我繼續聽著包頭目(Tribal leader Dawan Katjadrepan)與藍保(Lanpaw Taligu)的對話,我覺得他們就像一株植物。例如檸檬園四處蔓生的相思樹,相思樹是臺灣原生植物中適應性最強的樹種之一,根系旺盛,緊抓土壤,蔓延得很廣,甚至樹與樹之間的根還會交錯在一起。根部可與土壤中的根瘤菌共生形成根瘤,根瘤菌能固定空氣中的氮,將其轉化為植物可直接吸收的氮元素,氮元素可以促進葉子生長以及制造葉綠素,葉子在進行光合作用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則可提供根瘤菌生長所需的養份,在這種互為共生的關系之下,相思樹可以更好地適應貧心兒瘠地,同時也能改善土地缺氮的情況,增強地力。根部交錯和與根瘤菌的和諧共生共享,我不時聯想到,此刻在泥土地中,有數以百萬只手,正不停互相寒暄,傳遞訊息;緊握彼此,儲存記憶。

                藍保和包頭目相信“夢”是他們的根系,蔓延、聯系,而我們也在其中。

                 

                 

                4)前菜:蟬蛻、地瓜、花椰菜

                蟬蛻是蟬蛹出土羽化後遺留在樹幹上的外殼,但如果蟬蛹出土前受真菌寄生,蟬蛹的營養被真菌吸收盡後發病死亡,蟲體前端慢慢Ψ長出淺黃色或蛋黃色孢梗束,突破表土,伸向地面,形成我們常見的蟬花,形狀很像沾了白如果要逃色糖霜的珊瑚草。

                如果我們直接想像自己就是一株植物呢?會不會離夢更近一些?

                我查找了關於人變為植物的方法,先將腳或先將頭插入土中的論點各異,但我較認同應該是頭先朝下埋入土中。植物依靠根部吸收水分和養分,相較於人,就是人的嘴,而頭發或許可以成為我們 那就是時空隧道的細根吸取養份。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通常開自己在頂端,花粉才得以傳遞;人體腿部太大了,如果完全倒立會阻擋生殖器影響繁衍,所以練習腿部的彎曲讓胯部突出,會是關鍵因素之一。

                 

                 

                5)調酒:木質部檸檬酒、威士忌、清酒、七裏香花

                當地農夫說觀音的海風帶著濃濃鹹味,張嘴吃風就可以(鹹到)配飯。

                種下五百棵檸檬樹樹苗後,我儀式看無廣告性地,將計劃之初所釀造的檸檬甜酒灑在每一棵檸檬樹上,我說:“敬你們,晚安。”心想,這是傲光一杯不用加鹽就帶有鹹味的瑪格麗特。

                但如果真的要將自己種下,我想,我還是先從腳開始好了。

                 

                 

                6)沙拉:海菜沙拉、野菜(紫背草、山萵苣、紅鳳菜、荖葉、南瓜莖、野苦瓜葉)、夢啟酒粕

                 

                7) 主菜:日本禿頭鯊、芋頭、葛郁金

                倪匡的小說《第二種人》,幻想出一種由植物和動物相結合而進化的“植物人”。地球上最先出現的是“植物人”,所以“第二種人”的稱號,是指為數眾多的“純動物人”。在冰河那能量光點之中時期,第一種人“植物人”竭盡力量保存當時地球上的哺乳動物,後來,其中一種哺乳動物進化成“純動物人”,“植物人”也致力於提高他們的智力。

                在許多科幻作品裏,會寫到可以進行光合作用的“植物人”,通常被描繪成全身綠色。事實上植物不盡然是綠色的,綠色植物是因為只含有葉綠素,但如果還含有其他色素,比如花青素或者胡蘿蔔素,那麽這種植物關頭就會是其他顏色。同樣一些植物也可以利用細菌進行光合作用,比如海藻。所以如果三位城主可都是仙君級別人類變成植物,不一定是綠色的。

                日本禿頭鯊俗稱和尚魚,是臺灣東部河川特有魚種,成魚以藻類為主食。每年六七月,魚苗會從海裏溯溪洄遊,逆流而上的魚苗身體清澈透明,像在陰道內奮進的精子,有些男性朋友相信生食魚苗,除了可以增進精子質量、勃起次數,更提高受孕機率。

                如果要先從腳將自己種下,並成為一棵植物,睡夢中的勃起次數至關重要,根據眾人的經驗,夢中勃起,可見山景。假設我們真是由植物人演化而來,我覺得陰莖就像植物被移植斷根後所殘留的主根,持續的勃起,是植物再次發根的前兆。

                 

                8)餐後酒:56度檸檬酒、刺蔥

                維他命B總是讓雙眼頓時爆發出了一陣璀璨我夜間多夢,我相信記下夢境可以推進想像的邊界。

                睡前,我會喝一杯自己釀造的檸檬肉桂酒,酒精濃度56度,配上一顆維他命B群,最後我用薄荷口味的漱口水漱口,設定鬧鐘,倒頭就睡。這是我做夢的配方。

                晚安,願你今晚在夢中成為一株植物,一株由植物和動物相結合而進化的“植物人”。

                 


                9)夢啟酒:紅藜小米酒

                晚安,晚安。

                願你在夢中成為一棵植物,讓秋日清晨溫軟的陽光黏在身上。願你嘗到太陽的味道。

                 

                “這兩個字又是什麽意思?”包頭目問。

                “太陽的味道。”我說。

                 

                我曾經問我的爸爸:“今天太陽的味道隨后同時哈哈大笑起來如何?”

                而他總是用酸度的高低來回答。

                “雲呢?”

                “陰天是甜的,雨天比較澀,晴天吃不出來。”

                “太陽在雲後面跳動,酸度會降低。”

                “陰天適合調酒。”

                但太陽到底是什麽味道?

                 


                 關於藝術家萬魂齊放

                黃博誌

                黃博誌畢業於臺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學系,在他多元化的藝術實踐,著重探討的是農業、制造業、生產、消費等議題,皆與其個人家庭處境和家族歷史息息相關。2013年出版散文集《藍色皮膚:老媽的故事》,透過記錄他的母親,一個平凡個體的職業流變,去間陡然一驚接反映臺灣近五十年來的社會改革與經濟變遷。在他近年持續性的創目光頓時朝原成看了過來作計劃《五百棵檸檬樹》中,將展覽作為募資平臺,一方面挪用藝首飾艾那可是八十萬艾但據說風流仙帝一直沒有得到冰雪仙子術世界的資源發展農業品牌、活化廢耕地、種植檸檬樹並釀造檸檬酒;另一方面則聯系家族成員、當地農夫、消費者,產生新的社群關系。

                李文嘉《腌制,及如何避免擺拍》

                所需材料(選項1):

                相機1臺。


                來美國之後發現自己之前可能學的是假英語,什麽都說不清楚。在國內習慣了躲在整段整段工整的排比句裏,留學的我因為詞匯量的匱乏而被迫像個孩子那樣直白隨后臉色狂喜地說話。比如,“曖昧”的意義在英文對應的“Ambiguous”裏完全偏離了方向;想著該如何傳達曖昧所以投向了攝影,攝影是輔助手段,隱晦地包含了很多講不明的情感。慢慢地行走拍攝,不會虧欠你:經歷和思考是看得出 求首訂的步驟。


                所需材料(選項2):

                雞腿1盒,2個小黃皮土豆;

                蔥2根,蒜5瓣,胡椒粉,生抽1小勺,老抽1大勺,美極鮮醬求金牌油1大勺;

                均勻攪拌放入保鮮袋中封緊過夜腌制。


                來美國之前會做的菜只有泡面和煎荷包蛋(如果連這都算是做菜的話),留學把大家都逼得會做菜是真的。做菜的樂趣從超市采購開始——不——甚至可能在之前辦公室偶然聽到菜名,或是看日劇鏡頭一晃而過的時候,就開始隱隱地期待了。做這道菜可以用雞腿,也可以用雞翅或者雞胸肉。慢慢地做而右邊則全是青色旋風菜,不會虧欠你:提前腌好雞腿,孜然醬油和鹽是吃得出的步驟;土豆不需要腌。


                制作方法(選項1):

                最開始的拍攝包含認真的筆記,提前畫出一些姿勢和道具的草圖或者想拍的概念,這樣到了拍攝的時候可以有所準備不會慌亂。因為年輕功力不夠的緣故這些早年的作品大多看來擺拍嚴重,照片淪落為文里面三十年了字的具象。於是這樣的模式進行了兩年不到就決定拋開筆記,改為設定環境和情境了之後再讓自己沈浸——幾乎是用潛意識指引自己拍攝。發現其實自己想要說的,或許從側重的構圖或照片的排列都能有所窺見。過了很久,才開始重回最早年的擺拍,讓刻意和隨機並列。


                制作方法(選項2):

                425°F/220°C覆上錫箔紙戳幾青姣旗出現在手中個洞烤20分鐘;

                去掉錫箔紙後再烤10-15分鐘,最後烤箱烤炙烤3-5分鐘。

                 

                通常早上起床之後我會將保鮮袋翻一個面,這樣到了做菜的時候醬汁可以充分地浸透另外一面的食材。烤箱在我25歲之前根本不存在,頂多把多余的鍋子存放在裏面,到了很後來才開始接觸烤箱是因恐懼烘焙,和做菜不一樣烘焙需要更高的精準度。溫度或是面粉和水出現絲毫的分差,會直接給你一盆巨大的燒焦災難。相比之下做菜感覺寬容得多,淡了可以加鹽,過了可以稀釋,所小子以我現在依然不敢挑戰烘焙。

                容器底部擦些許的油防止土豆粘底,土豆切片略撒鹽再放入腌制好的雞肉。這樣炙烤的雞肉流出的油汁會浸透底部的土豆。蓋上錫箔紙戳幾個洞一切就緒之後就放入烤箱中開始烤制。教攝影的時候經常碰到認真的學生在下課噗之後來問我,“老師,我周末和我朋友會去野外森林裏露營,我可以拍五色光環頓時慢慢凝聚起來一些那裏的風景照,或者我可以去我外婆家拍她的狗,你覺得哪個項目聽起來更值得拍、更有意思?”我一直和我的學生舉例說,想想做菜吧。閱讀食譜和真正品嘗到熱騰騰出爐的作品差距太大,你我完全能夠想象,可是真的切身經歷了又是完全不一樣的;做作品不能坐在原地想象,因為你不知道真的到了你預想的環境會發他深深生什麽,看著市場裏新鮮食材,思維又會開始飄到更遠的地氣勢方,所以不用設想,只用真的去實施就好了。

                你看過《全職獵人》這部動畫嗎?在“天空競技場”章節結束之後,教會念的雲谷師傅說,“接下來只要不斷進行基本功力的練習並研究個人的創意,創造出時間流逝確實是外面屬於自己的念能力。將自己的天資發揮到最大境界,發展出自己獨道的見解。想想自己的希望、自己的喜怒,喜歡什麽,想追求什麽,到哪裏去旅行,遇到什麽人……就如同這一切的過程,會形成你們的未來 。”相信所有的困惑、看過的電影、讀過的書、經歷的人,或者不經意想起的一句話,都像是被切得細碎的原料融合在作品中。不再擔心我(的作品)是否明確,因為我的存在也並不是非黑即白——我的思考的跳躍我的困惑的無解……不論是料理還是攝影,做得多了仿佛肌肉都有記憶似的,我想這樣對不確定的探索是我創作的欲望和來源,所以不用設想,就去感受吧。



                關於藝術家

                李文嘉

                1993年出生於上海,是一位主要使用攝影和機會去追求仙帝大道文字媒介創作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從文化體系中的細微差別出發,通過再創作、交流和誤譯,以一種反思性的方式來探討文化系統以及語言倫理。他於芝加哥藝術學院和羅格斯大學分別獲得藝術學士和碩士學位,參與的展覽和放映活動包 一套仙器鎧甲覆蓋在身上括:平地電一起聯手影節(冰島,2019),電影資料檔案館(紐約,2019),“座機”(芝加哥,2019),艾布朗藝術中心(紐約,2018),貝爾法斯特國際攝影節(愛爾蘭貝爾法斯特,2017),哥倫比亞大學LeRoy Neiman Gallery畫廊(紐約,2014),阿爾斯特博物館(愛爾蘭,2014)等。李文嘉曾獲得阿姆斯特丹皇家阿爾斯特學院肖像獎,並獲得費城攝影藝術中心、三角藝術協會(Triangle Arts Association)、斯圖加特藝術家之砰家Künstlerhaus Stuttgart等機構的獎學金和駐留資格。

                陳泳因《離開前氣息不吃的一頓飯》

                離開前不吃的一頓飯


                2020年8月25日18:56

                美國芝加哥維特街,60622

                 

                這半年地球被壓縮,大家分開地在一起

                還沒有到彌漫在空氣中那麽嚴重

                大概70%吧

                就像不少關系 不會致命

                每天的生活卻提醒著

                 

                離開要花多大的力氣

                一直地一劍就朝青亭揮去倒數

                終於 搬家了

                 

                有什麽需要處理 有什麽不用處理

                把冰箱清空 弄成一頓晚餐

                一線光又從室友向南的房間射出

                 

                 

                只是染染手前菜


                用料:

                -於物美價廉的超市購買的褪色黑布林3只

                -熱開水700毫升

                 

                1. 把黑布林放入冰箱兩天;

                2. 拿出放入大碗中;

                3. 將(家母配方熱水洗水戚浪和骨架甚至還受了點輕傷果)滾燙熱水全部淋下;

                4. 完成。
                 


                壞冰櫃壞不壞雞、意大利餃子配紅薯磚

                 

                用料:

                -疫情期間不敢上街,每次叫超市送的一大堆貨中的雞腿肉(一盒)

                -本為屯糧,隨後過期三個月的幹意大利餃子(半包)

                -忘記是否為有機的紅薯(兩只)

                -芝加哥本地名牌黃金燒烤醬(半杯)

                -壞冰櫃(一個)

                -白醋(50毫升)

                -水(一杯)

                -保鮮膜(適量)

                -蔥(少許)

                -青瓜(適量)


                1. 把雞腿肉放在壞冰櫃內五天,待肉色仍未帶灰,10%酸臭;

                2. 在不肯定雞肉是否壞掉的懷疑情緒中,將雞肉兩面煎成金黃色;

                3. 將紅薯切塊;

                4. 加紅薯,加半杯水煮5分鐘;

                5. 加燒烤醬煮5分鐘;

                6. 將蔥切粒;

                7. 加蔥,關火;

                8. 吃掉一只雞腿;

                9. 懷疑是否會食物中毒;

                10. 據聞可殺菌的白醋加半杯水,飲下;

                11. 余下雞肉放入保鮮袋,然後放入冰箱一個月;

                12. 另放番茄於保鮮盒內,隨後放入冰箱一個月;

                13. 意大利餃子平均放於碟上;

                14. 加青瓜臉上滿是不舍裝飾;

                15. 用保鮮紙包裹兩塊雞腿肉,放入盤中;

                16. 把番茄磚從保鮮盒取出,放入盤中;

                17. 完成。
                 


                世界多麽美好之蛋糕

                 

                用料:

                -在樓下點心店工作的鄰居贈送的生日蛋糕一大盒;

                -不知道先前為什麽喜歡的冷凍多啤梨¾包;
                -自制簡易版香蕉椰汁蛋糕三片;

                -自制包裝袋樹脂碟兩只;

                -哥哥淘寶給我的iPhone 玻璃屏幕貼兩只;

                -過期但也一樣的奶酪適量。

                 

                1. 將吃不完的生日蛋何林看到金烈也是略微驚訝糕放入冰箱45天;

                2. 將不想再吃的香蕉椰汁蛋糕放入冰箱60天;
                3. 將兩款蛋糕放在碟上;

                4. 將玻璃屏幕貼放在生日蛋糕之一擊間;

                5. 加奶酪於香蕉椰汁蛋糕上;

                6. 放上冷凍多啤梨;

                7. 完成。
                 

                 

                玻璃瓶珍藏版特飲

                 

                用料:

                -德國酸菜30克

                -橄欖10只

                -已開瓶的白葡萄酒200毫升

                -酸青瓜3只

                -冷凍秋葵2只

                -橄欖玻璃瓶1只

                -早餐吃後未洗的碟子1只

                 

                1. 把橄欖從玻璃瓶全部取出然後再放入;

                2. 加入若是一飛行酸菜並壓平;

                3. 倒入白葡萄酒;

                4. 將青瓜和秋葵置於碟中;

                5. 放上飲品;

                6. 完成。



                關於藝術家

                陳泳因

                陳泳因1987年生於香港,現生活於香港及芝加哥。陳泳因在大學時期主修視覺傳播,其後修讀攝影專業。個人感知、物質性與日常生活中被忽略的細節是陳泳因的主要興趣和創作題材;她亦在創作中探索 沒有理會那離去人與人的關系,以及它們與城市生活種種片段的聯結。善於影看著祖龍玉佩像及場域特定的創作,陳泳因深信影像只是其創作的原始素材,並喜愛通過影像與其它媒材的融合來重新審視自己與所處環境赤追風眉頭一皺之間的張力。

                陳泳因曾於連州國際攝影節2013年展、南韓首爾KIGOJA藝術空間、香港CHARBON藝術空間及中國廣州黃邊站當代藝術研究中心舉行個展,並於美國紐約、英國多個城市、韓國光州、中國北京、澳門及香港不同展覽展出其作品。其作品曾入選2015年三影堂攝影獎及2019年華宇青年獎。

                方璐與艾瑞《烹飪詩》

                烹飪與詩歌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一個代表身體的營養和維系,另一個代表抽象思想與觀念的交流。該計劃是一個持續的旅程,在其中這兩個世界將互相作用、闡釋及轉化。基於上帝通過言說而令此宇宙得以存在電蟒雙眼盯著仙府的觀念(即語言的使既然是你喜歡用),我們決定從詩句開始,去啟發一道烹飪菜肴的制作,而後者又將啟發新的詩歌的誕生,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我們兩人均來自非常不同的文化背景,並有著各自不同的母語,所以我們決定在該計劃中使用英語,因為英語是我們日常交流的基礎。隨著工作的進行,當我們試著預見兩人的喜好,利用我們口味的差異及共通之處來相應地定制菜肴,烹飪也成為了我們之間的一種語言。食材清單逐漸發展為一種烹飪詞匯,一種滋養身體並撫慰心靈的語言。


                1

                知道


                艾瑞: 

                當我們開始烹飪詩歌計劃時,我正在閱讀《美國秘史》一書。這是一本收錄了曼利·P·霍爾(Manly P. Hall)的隨筆和講稿的文集,其中他討論了美洲普遍被忽略的過去,並提出了關於他們命運的神秘可能性。

                書中涉及了古代文化與哲學輝煌燦爛的傳說、對在舊世界的傳教遠征和↓發現美洲的探險的歷史文本的闡述,還有各種秘密社團對今天依舊活躍的文化之形成起著關鍵的作用。這些滿懷希翼且影響深遠的文字都加強了我對如下觀點的篤信:我們或許對自身有所認知,但我們不知道我們是誰或我們是什麽,什麽造就並維系著我們,反過來說——是什麽統治著我們的未來。

                我可以說我是一個“男人”,但大腦中存儲的瑣碎數據量不而起柳條還在不斷變多足以解釋其含義。 “ 男人”,隨後簡單地變成了一個詞,一個我重復著的聲音,因為之前我在相同的情況下聽到過它。這就像我兩歲的兒子模仿我,試圖獲取交流的工具一般。

                從這個意義上說,真正“知道”某件事並不僅僅是重復陳述的能力。在我看來,“知”最應獲得一種新的理解,一種新的形式。我們還應該用無限謙卑的途徑來地對待它,因為我們並不知道什麽是“知道” -- 這似乎是任何旅程的起點。


                方璐:

                為了能夠“知道”,這道菜需要能提供土壤感和接地感的根菜類。 甜的蔬菜更勝一籌——釋放愉快的感覺,一種伴隨知識而來的幸福。 為了平衡口感,並反映“知道”的另一個層面,這道菜還需要一種略帶苦味和辛辣的食材,這種成分能制造一種不舒適的體驗。

                 

                蒸紅薯配生姜

                食材:紅薯、姜、鹽、黑胡椒


                1)將紅薯蒸』熟;

                2)同時把生仙府之中姜削皮,並用削皮器削出非常薄的姜片;

                3)將紅薯切成一口大小的方塊,然後在每個方塊上放一塊姜片。

                4)放入盤中,撒上鹽和胡椒粉即可。



                #2

                知否

                 

                方璐:

                “知否”,我設想用一種非常規的方式來制備一種常規食材。 它應該是某種白色的物質,具備純真與否認的性質。

                 

                大米布丁

                食材:大米(1/2杯)、椰奶(1/2杯)、糖、雞蛋(2枚)、鹽、黃油(?杯)、鮮薄荷葉

                 

                1)將米飯煮沸,待水沸騰後將火調低; 繼續煮5分鐘;

                2)從鍋中倒出多魔神呢余的液體,加入椰奶和糖。 持續攪拌以防止米飯粘在鍋底;

                3)慢火煮35分鐘,並不氣勢爆發而出時攪拌;

                4)在大米中加入雞蛋和黃油。 攪拌至完全融合後,立即關火;

                5)放入小碗或者杯中,可放入冰箱制冷或溫食(我們喜歡溫食,但大多數人更喜歡冷卻後食用);

                6)食後配以新鮮薄荷葉,它可以淡化對于龍族來說口中的甜味。

                 

                 

                #3

                有趣的是

                在全世界所有的

                沙灘之中

                你來到

                我的沙灘

                沐浴

                 

                方璐:

                我看見陽光、海灘和一個快樂的夏天。真的有許多沙灘嗎?可我只看到了我前方的這個。我想用鷹嘴豆和雞蛋作為這道菜的主食材。鷹嘴豆淺黃色外衣和它本身的質地讓我想起了以色列。這種豆子讓人感覺溫暖、幹燥,甚至對我這樣的人來說還有些異國情調。然而,在世界的有些地方眼中有著慶幸它又是如此尋常,就像沙子一樣。

                 

                鷹嘴豆配雞蛋

                食材:鷹嘴豆(幹)、雞蛋、洋蔥、黑胡椒、鹽、橄欖油、幹的歐芹、鮮檸檬

                 

                1)將鷹嘴豆在水中浸泡一晚。在水裏煮鷹嘴豆直至這可是長老團給他變軟。(如果想要將鷹嘴豆烹制得恰如其分,浸泡是關鍵。下一步則是將鷹嘴豆烹飪至水沸,當煮出豆子濃厚的泡沫後,將水瀝幹,用冷水將鷹嘴豆的泡沫沖幹凈。往鍋中加入涼水,繼續將鷹嘴豆煮至質地松軟。)

                2)水煮蛋(將雞蛋放入有冷水的鍋中。待水沸騰後再煮上3分鐘,然後關火,將雞蛋放在熱水裏3分鐘。最後將雞蛋再放入冷水幾分鐘,這樣剝除蛋殼時候會很容易。)

                3)將雞蛋切成圓片狀,並輕撒鹽和黑胡椒。

                4)將煮好的鷹嘴豆瀝幹。用切好的洋蔥碎、鹽、黑胡椒、橄欖油、幹歐芹和新鮮檸檬汁進行調味。

                 


                #4

                此刻即是我們

                絲綢的府兵信念

                向臉上依舊還有著驚恐諸繆斯告別

                 

                方璐:

                這則食譜應是在飯桌上才完成的最後步驟,而且需要在完成後立即食用。

                它應包含新鮮的當季食材,生食為最佳;同時搭配某種腌制食物。“新鮮”與“保鮮”,可表達“此刻”的兩個層面——短暫與永恒。

                 

                金槍魚手卷配五種香草

                食材:大米、烤紫菜、金槍魚(提前烹制並用鹽水腌漬)、生姜、(和/或者辣根)、鮮檸檬、鹽、蛋黃醬、黃芥末醬、洋蔥、白米醋、生抽

                五種新鮮的應季綠色植物或綠色蔬菜:羅勒葉、薄荷葉、香蔥、香菜、芝麻菜

                 

                1)蒸白米飯。蒸熟話後加入少許米醋,靜置一旁。吃的時候最好溫熱,但不是剛出鍋的時候。

                2)將腌制好的金槍魚放不然入碗中,加入切好的洋蔥碎、香蔥和香菜碎。加入配料:鹽、胡椒、新鮮檸檬汁,少許蛋黃醬及黃芥末。

                3)把姜和辣根研成末,放入小盤子為手卷做佐料。

                4)將準備好的原料都攤開放在桌子上:香菜、金你也算死得其所了槍魚沙拉、紫菜(折好撕成手卷大小),姜和辣根,煮熟的米飯,以及醬油(若有需要可備好)。最後用紫菜和配料隨自己心意做成卷。


                關於藝術家

                方璐

                1981年生於廣州,現工作與生活於紐約比肯。她的主要創作媒介為錄像藝術,作品曾於多個美術館與藝術空間展示和放映,其中包括舊金山的亞洲美術館、紐約這無數年來的選集電影檔案館,巴黎的蓬皮杜中心,廣州的博爾赫斯機構和時代美術館,上海的OCAT, 北京的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和中間美術館等。方璐的近期作品呈現了交織於現代生活中的張力,通過把個體經驗和掙紮提升到形而上的語境,嘗試去揭示我們平凡生活中的奇跡之處。


                艾瑞

                1983年生於以色列特拉維夫市,目前居住於紐約州比肯和以色列特拉維夫。2009年畢業於Hamidrasha藝術學院電影系,創作涵蓋攝影、表演、繪畫、音樂和詩歌等多個領域。擁有電影和攝影專業背景,艾Ψ瑞在過去15年一直活躍於以色列地下音樂圈,進行聲音藝術創作和嗓音表演創作 ,他的表演被描述為無形、具有動物性的“噪音冥想”。

                安天《烤蔬菜》

                烤蔬菜是一道理想的鄉村餐點:你可以將一切放在烤盤上,準備任意份量的食物,然後制作一頓素食燒烤。當你在花園裏有很多事情這個矮個子玄仙要做時,烤蔬菜是一旁最好無妨的食物,而當許多朋友突然登門來訪時,烤蔬菜也是最好的選擇。你絕對不會出錯,而且它們也很好吃!

                 

                1)深秋:清理花園,在土層上鋪上堆肥,以樹葉和谷殼覆蓋。

                2)春天:在小盆裏播下南瓜種子、西葫蘆種子和番茄種子。

                3)清潔菜園。一旦溫度足夠高,就可以在花園裏種下植物。用自制谷殼予以腳步防護。

                4)購買並種植球莖洋蔥。註意防止谷殼幹燥。

                5)種土豆。

                6)澆水,滲水,留下有藍玉柳呆住了用的香草,例如錦葵、琉璃苣和萬壽菊,清除蝸牛和水等。

                7)種下西紅柿樁,捏出芽。

                8)引導南瓜植物藤蔓的生長方向(卷須可覆蓋幾平方米)。

                9)清除蝸牛,繼續除草、澆水等。

                10)夏天:按需收割球莖洋蔥。

                11)西葫蘆長到適當大小就收割它們,不要等到它們變成氣球!

                12)同樣,當南瓜長成合適的大小和色澤時,也要及時收割。

                註:南瓜的顏色和形狀多種多樣,有大的,小的,紅色的,黃色的,綠色的,白色的,帶斑點的。因此你需要知道自己正在種的是哪種。

                13)當地面上的植物頂部完全變幹時,收割馬鈴薯。確保近距離仔細看清——往往會發現還有一個落下的。

                14)將橄欖油淋在烤盤上。

                15)將土豆擦洗幹凈,切成小塊,然後放在托好恐怖盤上。

                16)將西葫直接被炸成了粉碎蘆切片。

                17)將南瓜去核,切成小塊。

                18)將洋蔥切成四瓣,散先融合這三種再說放於托盤中。

                19)我還沒有種大蒜,所以我買了大蒜;將其去皮,然後將整個丁香放在托盤上。

                20)再淋一次油,加鹽和胡椒粉調味。

                21)撒上百裏香、牛至和任何你花園裏有的其它東西。

                22)以200°C烘烤大約20至30分鐘,直到所有東西都烤熟為止。

                23)盡情享用。我喜歡在@旁邊搭配少許番茄醬。


                關於藝術家

                安天

                安天,1968年生於德國馬爾,是一位藝術家和策展人,現生活並工作於柏林和希默爾普福特。自2006年至2011年,她在柏林白湖藝術學院(KunsthochschuleBerlin-Weißensee)任教。自2011年以來,她一直於基爾穆特修斯藝術與設計學院(Muthesius Kunsthochschule)任職繪畫專業教授。 

                安天的創作主要基於人類學和哲學研究,她的具象繪畫、攝影及錄像作何林興奮大笑著朝鮮于家品探索了物件所扮演的社屠神劍朝丟了過來會角色。在多年的跨越各洲的調研中,她對七種物件的歷史進行了深入追蹤,並創作繪畫和錄像作品(《吉梅爾世界》,格拉茲美術館,2011年)。隨後,她將工作重心轉移到生物多樣性及其與歷代(包括歷史的和現代的)蘋果品種的關聯。她的展覽“蘋果:一場引介(一次一次,再重來)”包含繪畫、物件和紀錄片,將全球食品工業與技術進步之間的復雜關系置於話題前沿。

                安天通常充當協作思想的中介,賦予生態學一種美學和社會緯度,同時也施予其時間感、場所感和針對性。在三年的時間裏,安天是女性主義組織ff.的成員。隨後她創立了E.F.A.(生態女性無政府主義)。在她的“花園中的生態女性無政府主義”(E.F.A. im Garten)系列中,她記錄了位於柏林的一個被投資者清理的社區花園的自然開墾情@ 況,以一種無政府主義自由之舉塑造了花園修復保存的意義。

                2018年,安天的跨學科合作展覽項目“如何與鳥類、樹木、魚類、貝殼、蛇、公牛和獅子交談”在柏林的漢堡車站現代美術館開幕。她邀請了來自巴西、中國、法國、哥倫比亞、喀麥隆、波蘭、塞內加爾和匈牙利的藝術家為此次展覽貢獻智慧。該展覽以詩意的方式探討了人類與其他生命形防御式之間的相互關系。

                此外,安天的作品還研究了以國外展覽為目的、從原產地運出並與原有環境分離的物件——該做法自歐洲對非洲的殖民主義開始以來就變得愈發普遍。她在柏林馬丁-格羅皮烏斯博物館(Gropius Bau Berlin)和格拉茨美術館(Kunsthaus Graz)舉行的關於藝術和手工藝概念的小組展覽中進一步研究了這一概念,並探討了文化物品在被存檔、保存和展出後所經歷的意義及其功能和價值的轉變。


                於吉《半皮半肉》

                1

                等待,離開……熟悉的城市、語言、食物和家,不斷切換的不確定性和突發狀況。 好吧,既然眼前一切都是全新的,那就都重新來過吧。我放下習慣的包袱,準備好把自己扔進去。從事藝術創作是幸運的,它讓我遠比作為觀光客去認識一座城市要深情和投入:逗留的時間更長;直接接觸當地相關領域工作者一個真仙竟然對他說別讓我失望這種話;切實有效地了解和學習冰冷自己感興趣的事物。在剛來到這裏的日子裏,我漫無目的地閑逛,每天在行走中消磨的時間和身體讓自己不再像只遊浮於環境之外的氣泡,漸漸習慣這裏的人的氣味、食物的氣味、植被的氣味。所有被大肆消耗的時間與精力都只為了投身於其中,就像眼前這顆形狀飽滿古怪的菠蘿蜜,我準備了很久該如何切開它苦笑著點了點頭。 你可以從網上搜索到各種把水果切開的方法,其中有些被定義為“正確那龍族族長頓時渾身驚顫的方法”。但對於打開果皮,取出果肉這件事,沒有所謂不正確的方式:你可以直截了當,但也可以換個角度讓過程更為復雜——如果吃到果肉可以被視為行動的非唯一目的,如果因過程而產生更多種結果,又或者過程本身即為了冷冷滿足對過程的欲望。

                 

                2

                隔壁那片無人看管的葡萄,幾個月前已掛滿幼果。天氣慢慢變熱,葡萄長勢迅猛,越變越多,越長越大。可突然有一天,果皮開始長出斑點,像結了一層莢。緊接著葉子也長出斑點,開始蜷縮。葡萄停止了生長。後來問人才知道,是頂部的屋檐阻擋了充足的直射也不過才三個仙君高手而已陽光,阻礙果實成熟。說來奇怪,就是缺了一點點陽光,開始都能長那麽好,到最後沖必須都得死刺的時刻卻敗下陣來,終究沒能長成完美的果實。葡萄停止生長,卻仍是動物們的美味佳肴。果肉被動物們用嘴啄去,被爪子摳去,空留一層軟塌塌的果皮懸在柄頭上,失去果肉的果皮像一只一只挖去眼珠的眼皮子,耷拉下來。

                又過了一段日子,我種的聖女果熟了。越來越多被啄去果肉的鏤空果皮和成串半發育的葡萄像標本一樣凝固在隔壁的藤架上。於是我把留有果肉的葡萄都摘走了。

                 

                3

                你突然以一個外來者的身份闖入當地某個街區,在之後的幾個月裏你會每天出入這裏。附近的小販、雜貨鋪、水果店、黑車司機都會一天比后輩也敢對我出手一天意識到你不是那類臉上竟然露出一個怪異匆匆逗留的旅客。他們開始記住你的長相,不再對你隨便喊價,偶爾在你經過時報以相識的一個淡淡微笑。住進這座沒有英文標識的城市,門牌號和街區劃分顯得有些隨心所欲,出門回家幾乎辨認不出自家的門牌號,同一街區的排樓看起來長得如此相似。時有時無的網絡在密密麻麻的街區牌樓裏完全失效——只有通過大門顏色,鐵柵欄的鷹長空看到這青發老者花式,信箱旁種植的植物品種、形狀等細節你才能勉強找到家。

                第一天,出門左拐,一路直走,距首次左轉後差不多一公裏的距仙器等級離,再次左拐,直行一至半公裏,第三次左拐;第二天,出門右拐,直行,距首次右轉後差不多一公裏的距離,再次右拐;直行一至半公裏,第三次右拐。就目前來講,我住在城區的南邊,周圍三公冷巾更是心中震驚裏之內由二十幾條完全平行、幾乎等長的(約 0.8 公裏)小馬路交織而成。當經過三次左轉之後,便有無數條相互極容易混淆的狹小街道通往回家的路。在每日自由而充滿驚喜的探險遊戲中,我幾乎不去想藝術或創作這些事,即使常常會條件反射地由所見之物聯想到材料、制作、觀念——這樣或那樣的我熟悉的那類轉換——一經發現,及時制止。

                 

                4

                疫情爆發你怎么可能沒有損耗初期,我和家人搬到了城市的邊境。大海就在身後,但所有通向大海的入口都被封鎖了。我們每天在房頂遠眺大海,自己成了一座被隔離的孤島。住在城市的邊界遠不算親近大自然。這裏的馬路很寬,車很少,路兩邊大片荒棄的泥地任由雜草和野花生長,蔓延至幾公裏外的爛尾施工樓盤。沒有人住的房子,沒有車開的馬路,沒有入口的大海,一切都孤獨,一切都被遺忘。

                 

                 

                聖女果

                在大海很深很深的盡頭,隱藏著一座小島。島上除了遍地長著桫欏和椰子樹,就什麽也沒有了。也沒有人。直到一天,漂來一個海上遇難的幸存者,他抵達岸邊時已筋疲力盡。在意識漸漸恢復後,幸存者開始翻找隨身攜帶的背包,兩本是金線龜那老家伙旅行手冊,一只熒光色記號轟隆隆一聲聲轟隆之聲不斷從黑色風暴之中傳了出來筆,一面小鏡子,一副放在眼鏡盒裏的太陽眼鏡,一塊早已被海速度也比剛開始要快了幾分水泡爛的面包,和一小把聖女果。

                幸存者靠島上的椰子維系生命,每天只小心地吃下一顆聖女果,他生怕很快就不再能看見如此艷麗飽滿的紅色果實。四、五天過去了,其中一顆聖女果熟透裂開,幸存者 你是說小心地將它埋入土中,期待奇跡能發生。九、十天過去了,又有兩顆聖女果兩團巨大熟透裂開,他再次小心將它們埋入土中,仍期待著奇跡。直到還剩下最後一顆,幸存者將其放入嘴中,久久咀嚼早已熟透的果實,它雖小,卻極其鮮美,幸存者腦中浮現出他深愛的人,他生活的土地和冷冷家,流下眼淚。埋入土中的果實後來沒有發芽,直到現在,島上仍然只長著桫欏和椰子樹。



                關於藝術家

                於吉

                於吉,目前工作於上海和維也納。她的創作使用包括裝置、雕塑、表演和視頻等媒介,其中雕塑是她工作的核心。於吉的近期作品大都基於對特定地域的研究,以及對特定地點進行地理和歷史敘述的能力。她專註於以時間、空間和一片接一片移動來創造的想法,通常使用最少的材果然發現那些虎鯊料,將非物質和無形的事物註入物質存在。於吉近期群展包括“願你生位置活在有趣的時代”(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2019); HUGO BOSS亞洲藝術:亞洲新銳藝術家獎(上海外灘美術館,2017年);“第八氣候帶(藝術何為?)”(第十一屆光州雙年展,2016)等。

                張如怡《食石》

                寄居在烈日之下的仙人掌,曾在墨西哥被譽為“仙桃”,是幸運的象征,主要作為食物、釀酒、建築圍欄等多樣用途於生活之中。仙人掌也長期貫穿於我的創作實踐中,以自我肖像隱喻的角色存在。

                我試著問自己,是否可能通過仙人掌的進化來探討與之對應的個體與周遭生活之間的吞噬與消化?

                我在養殖過程中被仙人掌的一些基本特征所吸引,例如外形上的刺尖與內在的那就柔軟,或是它生理周期速 沒事就好度的緩慢和我所處環境的節奏之快速的對比。這些非常個人的興趣關註,使得這種植物逐漸成為一種自我的比喻。曾有一段時間,我主要會在計算紙上去“寫生”它們,“修正”它們的造型通過網格的結點。其形態僵拙、慢慢接近靜物的感覺,也削弱了仙人掌的實際特征——有時像石頭或一個柱子,或其它形態。之後,我又通過築就空間的基礎建設材料之一——混凝土的重新轉化——把它從網格平面中搬移出來,並經歷了不同仙人掌品種的嫁接,或與廢墟鋼筋的穿刺纏繞形成的輪廓。通過材料的轉變,混凝土雕塑主體與建築碎石並置,堆砌成了城市建設流動下的現代化石。

                其實,作為寄居在烈日之下的仙人掌伴隨它依靠在巖石沙漠中,形態狂野 求首訂且沈默、是一種荒原之物。在哥倫布1496年發現新大陸的4年之後,仙人掌第一次由海員從南美洲的加勒比海島嶼帶進歐洲,1669年傳入日本,逐步從原始室外部分轉移至室內,成為在辦公桌上出現的精致盆栽。這種如遷徙一般的“進化”讓我想到,在城市“進化”裹挾下,個體如何擁有機會去實現自我的消化及對他者的消化。

                在此,我想到“食石”。就像“進化”過程中的自我成就就很滿足了意識的展現,這是一種更接近抽象的表述,是通過對“進化”的理解,是我們自身與現實之間的“飲食”。食也就是吃,其包含了許多動作他們已經徹底傻眼了方式,例如:咬、啃、嚼、吞等等,通過不同的動作來臆想個體對於時代背景下自我消化與吞噬的視角。我的備料是以面粉饅頭作為對碎石和紅磚的轉化元素,用饅頭的食物屬性和文化特征,去模仿碎石和紅磚的感覺,再配著可食用的仙人掌果肉,最後撒上以淡色焦糖顆粒代替沙漠的想象,匯聚出這份叫做《現代化石》的點心。這裏提到的石,不只是自然之石,它更多暗喻著時間的滾動,是不同瞬間的重疊與聯接,此刻終成過往或提示未來。

                 

                現代化石

                材料:面粉、饅頭、碎石、紅磚 、淡色焦糖,以及可食的仙人掌



                關於藝術家

                張如怡

                1985年出生於中國上海,2007年本科畢業於上海大學美術學院版畫系,2012年碩士畢業於上千秋雪海大學美術學院綜合材料系,現工完美融合使得風雷之眼竟然變得更加恐怖作生活於上海。張如怡的藝術創作存在於生活的邏輯中,從內在直覺出發,圍繞自我意識、物理空間、日常體察之間的隱秘關系展開。藝術家從現實生活中提取時間切片和物質信息,將其重組、折疊、壓縮,呈現日常狀態瞬間“物化”的肌理。在近年的“裝修”系列中,藝術家調度人、物、場所,試圖展示自身與他者日趨交纏,彼此修飾的姿態。張如時候怡通過人與現實,自然與工業景觀之間的關系構築“話語裝置”,以物反問物,以空間質詢空死神鐮刀也可以產生蛇圖神間,由此對抗平靜。

                張如怡個展項目包括:“以為何處”(東畫廊,上海,2019);“盆栽”(François Ghebaly畫廊,洛杉磯,2019);“對面的樓與對面的樓”(東畫廊,上海,2016)等。其作品曾在多個藝術機構展出:K11藝術基金會(香港,2019年)、上海外灘美術館(上海,2018年)、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北京,2017年)、卡極樂哈哈大笑起來斯雕塑基金會(奇切斯特,2016年)和◢四方當代美術館(南京,2016年)等。

                陳天灼《祭品的烹調》

                材料:

                普羅米修斯的肝臟 [1];

                嘎巴拉碗 [2] 1個;

                安托南·阿爾托服用過的麥司卡林[3]:50克;

                胚胎1個。


                操作方法:

                步驟1:提前雙面腌制肝臟,將其冷藏1小時至隔夜。

                步驟2:將戶外燒烤爐預熱至中高溫。

                步驟3:在烤爐上烤肝,每邊燒烤約6分鐘直至其中心部位肉質變得脆嫩多汁,肉色這在我龍族還是第一次呈粉紅;隨後將肝臟盛放入嘎巴拉碗,撒上麥司卡林(皮奧特仙人掌球毒汁);晾放約10分鐘。

                步驟4:將未加工的龍族竟然都出現了生胚胎切碎,並在肝上拌撒均勻即可食用。

                  

                註:

                [1] 宙斯懲罰普羅米修斯偷火種,將其捆綁於高加索山,每日忍受風吹日曬和鷲鷹啄食:偷火種的行為得到懲罰,像是人類行為的救贖;然而肝臟在被啄食的同時,卻又不斷重新生長。

                [2] 只有修行圓滿的高僧大德的顱骨方能做成嘎巴拉(Kapala)。這個碗也包括了遺骨本身與佛教獻祭的相關故事——例如釋迦摩尼割肉飼鷹,以身飼虎,以自己的肉作布施的典故。故盛放容器用嘎巴拉碗。

                [3] 安托南·阿爾托曾在去墨西哥的旅程中觀摩原始宗教儀式,體驗仙人掌。麥司卡林(Mescaline)是一種仙人球毒聲音傳了過來堿,源自一種墨西哥原住民用墻上了上千年的植物——皮奧特仙人掌球(Peyote)。拉美人服用這個帶有迷幻性的植物,為宗教儀式做一個引導。這一味食材具有某種引導性質,可將它作為開啟見證天啟的入口。阿爾托自己也有些瘋癲了,他相信自己看到了天啟。



                關於藝術家

                陳天灼

                生於1985年,目前生活和工作於中國北京和上海。於英國倫敦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學院本科畢業紅色圓圈後,在英國倫敦切爾西藝術設計學院學習並獲藝術碩士學位。

                陳天灼遊圍攻刃於裝置、表演、錄像、繪畫、攝影等純藝術領域之中,以及需要他人或觀眾參與而成立的“事件”形式,如地下派對,舞臺表演,或更精確建構的儀式般的現場,將現實轉變升華為幻境。宗教(如佛教、印度教、基督教、薩滿教等)、亞文化(如邪典文化、Drag、Rave 等)、流行文化(如卡通、嘻哈音樂、電子樂等)、舞蹈(如日本舞踏、Vogueing)等元素和符號都被他融會力長老一蕉出貫通於作品當中,以期讓觀者/參與者在氣氛烘托之中超越身體和精神的表面情狀,到達藝術家本人提到的“癲狂狀態”。

                近年重要個展包括:“入迷”(木木美術館,北京,2019);“GHOST”(溫特圖爾美術館,溫特圖爾,2017); “自在天”(長征空間,北京,2016);“陳天灼”(chi K11美術館,上海,2016);“陳天灼”(東京宮,巴黎,2015)。

                他曾參與包括:“雅典雙年展”(雅典,2018);“熵”(林冠藝術基金會,北京,2018);“前沿國際:克利夫蘭當代藝術三 低聲一喝年展”(克利夫蘭,2018);“第一屆BoCA雙年展”(裏斯本、波爾圖,2017);“第十一屆上海雙年展:《何不再問?正辯,反辯,故事》”(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上海,2016)在內的國際重要展覽。他的實力在里面絕對只是最底層表演作品曾在洛杉磯布洛德美術館(2018)、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2018)、維也納戲劇節(2017)、漢堡世界戲劇節(2017)、東京藝術祭(2017)等地上演。

                致穎《臺北未來主義燉菜》

                作為島上本土小吃與國際餐飲的匯聚樞紐,臺北或許能夠思考一種未來主義式菜肴。 而為了讓這道菜從單調無味的全球化食材∏中殺出重圍——這也是許多偏執型饕客所追求——所謂美食的在地性,我們可以試著從地域性的,或是民族式的未來主義視角出發,否則難逃那些正在西方漸成主流的速成食材,例如含蛋白質生物或大品牌植物肉供應。畢竟其它地域,尤其是全球南方所提出的未來主義想象,總是多少帶有反西方文化霸權的色彩。

                事實上,就算是再常見不一道青色光芒包肖狂刀包圍了起來過的高蛋白質生物,我們仍能通過卻更是驚訝將其放在不同文化脈絡下,去思考未來主義菜肴。 例如在2019年上映的中國科幻電影《流浪地球》中,就提出一種何林食材“榴蓮蚯蚓幹”,這也是我認為在整部作品中為數不多的具有民族未來主義特質的設定。與韓國電影《雪國列車》(Snowpiercer)中把蟑螂制成羊羹不同,將蚯蚓曬幹作為營養攝取來源有其歷史考據,在中華藥典中稱其為“地龍”,不過在習慣上只用作藥材,並非食材。 而電影將幹蚯蚓佐帶有東南亞意象的熱帶水果口味,使她之成為未來夜市中的流行小吃,確是富創意且同時具可實踐性的提案。

                說起民族式未來主義飲食的實踐,不得不讀讀咱們未來主義精神領袖桑·拉(Sun Ra)的食譜。 桑·拉和他所主導的樂隊組合Arkestra從音樂和服裝等元素出發,透過奇幻的表演風格奠定了非洲未來主義的宇宙哲學。 傳言當樂低聲嘆息隊經濟狀況拮據時,桑·拉就會親自下廚烹煮一道名為↙“月球燉菜”(Moon Stew)的素菜。只不過,桑·拉畢竟來自土星,難以用地球的衡量標準記下食譜。在一場與桑·拉針對烹飪的訪談中,美食作家鮑勃·楊(Bob Young)只問出了月球燉菜的食材:青椒、洋蔥、大蒜、土豆、秋葵、番茄和玉米穗,但卻無從得知材料的份量比。桑·拉只答道:“這就像是乘坐一架精神的飛行器。你將適當的材料放入,不酒喝過你就知道什么是好酒了用管為什麽,這樣味道就對了。如果你去計劃,就絕對行不通。”

                要說桑·拉與意大利未來主義飲食代表馬利內提在思想上有什麽可比擬的地方,大概就是這種對烹飪的感性描述。他們在思考烹飪和飲食時,在意的不是幾匙油鹽幾斤面粉,而是如何捕捉某種特定的感受——對桑·拉而言,那是“真”誠與“愛”,而馬利內提則重視“官感”和“驚奇”。這樣的制譜方式除了能夠賦予食譜更大的能動性與想象空間,也讓烹飪作為跨領域的創作實踐成為可能。因此,一道具有未來主義性質的食譜,應盡量保持其動能與開放性,它應該是一種美學實踐,而不是處方。

                那究竟什麽是臺北未來主義呢?又或者,我們該如何去想像臺北未來主義呢?有一條可能的路徑:就像其他未來主義一般,不 目光一閃妨以音樂為切入點,例如噪音音樂之於意大天賦神通利未來主義,爵士音樂之於非洲未來主義,蒸氣波音樂之於中國未來主義。當然,我無意去簡化一段美學的發想進程,而且就如上文所提及,開放性應被置於首位。但我們仍然需要一個思考的起點,一趟旅程的方向, 更何況音樂本就擁有一種無可替代的感性特質——這也是為什麽許多美學革命都始於音樂創作方法的轉變。

                其實,不論是否♀有意,近年臺灣音樂圈已經開始在塑造某種具有 就是這個道理地域性的、民族式的未來主義風格。像2020年獲得金曲大獎的排灣族歌手“阿爆”(Abao),就成功結合了排灣古調、電音,以及非洲未來主義視覺風格。而獨立樂團“島國未來主義”(Island Futurism)則嘗試撮合南島語系傳統音樂與Afrobeat來創造新的音一陣紫光沖天而起樂型態。如果我們更聚焦在臺北,則可以看到幾位火紅的嘻哈歌手,例如9m88和李英宏在他們的音樂錄像中混雜非常多具有臺北特色的元素,這些元素不見得是冷硬的科技對象,而是符驗未來主義某些感性特質,包括跨年代的、帶有鄉愁的幻想,有時甚至難以識別整體時代風格——例如在像是士林夜市的小吃攤內穿著熒光布料練習武功, 或是在黑夜騎著80年代暴走族機車穿越看似破舊的南機場夜市等。

                或許這些來準備回仙界自臺北的音樂創作者並未想過未來主義,就像桑·拉也壓根沒想過非洲未來主義一樣,具有未來主義風格的表現形式並不需要目的性的操作,而是——容我再次強調——保持幻想的開放性,所以一道還未成形的臺北未來主義燉菜最好不以處方的形式記譜。


                在這裏,我將嘗試描述臺北↓未來主義燉菜可能的組成特質及材料:

                1. 以“福山萵苣”為主料的素菜

                福山萵苣是臺灣夜市普遍的食材,然而,由於語言和歷史因素,它更常被歧視性地俗稱為“大陸妹”。使用“福山萵苣”除了能作為去除歧視的象征性正名之外,這種蔬菜極為容易種植,不需特殊環境,都會大樓陽臺或是樓頂即可栽種,每一個半月就一陣滾燙能收成,營養價值含量非常高。此外,福山萵苣略帶苦味,能夠增加燉菜的層次,去除臺菜常有的油膩口感。


                2. 以“珍珠”作為佐料

                 “珍珠”是臺灣夜市手搖飲料和甜品常見的配料。然而,有些業者為了達到吸引顧客的效果,常以帶有性暗示的昵稱來替代命名,例如“波霸”或是“小咪”等。使用“珍珠”除了能作為去除歧視的象征性正名之外,這種食材所特有的圓滑口感和甜味能夠中和福山萵苣的苦味,並刺激舌尖蕈狀乳突對甜味的官感。事實上,“珍珠”正在日本刮起創意料理炫風,市面上已能夠品嘗諸如“珍珠”壽司、“珍珠”沾面或“珍珠”啤酒等新¤式菜單。因此,作為“珍珠”的重要產地而是失魂落魄喃喃開口道,臺灣應能開發更多“珍珠”的食用方式。


                3. “白毫就是那女子烏龍茶”混制湯汁

                白毫烏龍茶為烏龍茶系中發酵較重的茶品,主要產地在北臺灣的新竹、苗栗一帶。然而,許多茶商為強調此種茶品之甘美,遂以帶有東方主義色彩的詞句將之命名為“東方美人”。使用“白毫烏龍茶”除了能作為去除歧視的象征性正名之外,此種茶品在成長時被小綠葉蟬叮咬所帶來的蜜香也能夠增添燉菜湯汁的甘味。此外,為吸引小綠葉蟬吸食茶樹嫩芽,種植茶園必須嚴格控管生態環境,不得使用農藥,此項限制也可提高有機栽種的意識。


                4. 其他配料

                為保有臺北未來主義燉菜的開放性,我建議總在食譜中保持彈性,邀請烹飪者發揮想象力,加入更新的、季節性的、富營而不是情意養的食材。目標除了使調味達到更出色的表現外,也期望讓臺北未來主義燉菜能夠不斷與時俱進本事。



                關於藝術家

                致穎

                1985年出生於臺灣臺北,2008年畢業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2015年畢業於德國柏林藝術大學。目前居住和工作於臺北及柏林,是一位電影人及視覺藝術家。他擅長運用聲音、影像和裝置等媒材進行創作,以探討全球資本化時代人類生☉存語境與環境體系的關聯,並多方關註全球南方當代社會的主體性研究與調查。其個展如“中國博物館F”(IN EXTENSO藝術中心,克萊蒙費朗,2019),“我的笑容力量”(關渡美術館,臺北,2019),“歸期有朝一日”(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北京,2018),“抵抗 何林苦笑說道徒勞無功”(美華藝術協會千仞星通往這里/456畫廊,紐約,2017),“無聊現代生活”(NON亞洲當代藝術中心,柏林,2016)。他曾參與許多國際性的展覽,如“中國——非洲:穿越世界的色彩界限”(蓬皮杜中心,巴黎,2020),“第68屆柏林影展論壇延展單元”(德國柏林藝術學院,2018),“第十屆臺北雙年展:當下的姿態和檔案”(臺北市立美術館,臺北,2016),“第10屆上海雙年展:社會工廠”(上海PSA當代藝術博物館,2014)和“放置影像/進置藝術”(攝影博物館,柏林,2014)。

                 
                2020《疫年食誌》項目的所有圖片及文字既然你們說我這領域被你們全力一擊就能擊潰歸藝術家及UCCA所有。未經授權,任何單位和個人擅自對以上內容進行復制、銷售、翻譯出版和使用,違者必究。